当前位置:主页 > 民众曝光 > 文章内容

李一男内幕交易案细节曝光 “被丢下”的小牛电动称运营正常

作者:中国消费网发布时间:2017-11-27 09:07浏览:

李一男内幕交易案细节曝光 “被丢下”的小牛电动称运营正常

曾经被称华为“神话”,转战投资人后重新创业,发生“内幕交易案”,李一男经历了像过山车般的起伏。

2017年1月22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李一男内幕交易华中数控股票案件做出一审判决,李一男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没收违法所得700余万元,并处罚金700余万元。而随着近日二审判决的出炉,关于此案更多的交易细节也开始流出。比如,时任华中数控总裁李晓涛与李一男是华中科技大学的校友,同在华为共事,并曾先后担任华为副总裁,算得上内幕交易中常见的“熟人关系”。

据媒体报道,经证监会深圳专员办调查组调查发现,2014年2月中旬,华中数控正与一家标的公司商谈重大资产重组事宜,5月末,公司股票停牌。但其间深交所的大数据监控平台发现,,“刘某”、“苏某”等多个账户交易异常,在短时间内集中、大量地买入华中数控股票,而这两个账户的实际掌控人就是李一男。

对于获取内幕信息一事,李一男一开始是拒绝配合,但当稽查人员通过调查,最终获取了大量客观证据后,李一男开始后悔,并主动前往证监会案件调查部门,向稽查人员递交申诉材料并向稽查人员出示他与李晓涛的微信聊天记录等资料,意图证明聊天内容未涉及内幕信息,然而证据确凿、于事无补。

“李一男虽然是高智商、高学历,但守法意识淡薄。为了赚快钱,选择了内幕交易这种违法的方式,”证监会负责查办此案的调查组长这样评价李一男。

从李一男过往履历来看,从实习生到副总裁,这段路李一男花了不到4年时间,其中包括一年的实习期。这在有的人看来终其一生都未必能够完成的梦想,却轻松被其收入囊中。

这种火箭式的攀升依仗其个人才能。“李一男是一个很聪明、技术上很有天分、管理上能力很强的人,,水平挺高,他肯定会做成一些事情。”曾经与李一男共事的同事这样评价李一男。

在华为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他全方位主导了从技术层面到管理层面的多项重大决策,拍板了程控交换机、几十个G的波分传输、代表未来的数据通信、通信技术的皇冠GSM、CDMA、数千人的招聘计划、盛大的市场策划、全球性的市场扩张战略等一系列重要事项。

在公司,任正非亲昵地称李一男为“干儿子”,因为李一男身上有一股湖南人的“闯劲”,这让已过不惑之年但仍然坚持创业的任正非颇为欣赏。

但随后李一男的创业却让华为损失惨重。

对于当时的情况,任正非曾这样描述:“2001至2002年华为处在内外交困、濒于崩溃的边缘。你们走的时候,华为是十分虚弱的,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包括内部许多人,仿效你们推动公司的分裂,偷盗技术及商业秘密。华为那时弥漫着一片歪风邪气,都高喊‘资本的早期是肮脏的’口号,成群结队地在风险投机的推动下,合手偷走公司的技术机密与商业机密,像很光荣一样,真是风起云涌使华为摇摇欲坠。”

迫于形势,任正非对港湾下手围追堵截。过去,华为并不在意中低端市场,而为了堵死港湾的路,在2003年华为和3COM成立了合资公司专门从事中低端的数据市场,跟港湾争夺几百万的生意。

2004年华为专门成立“打港办”进行策略性打击;2005年华为成功狙击西门子对港湾的收购。最后,这场战役以2006年华为17亿元人民币将穷途末路的港湾网络收入囊中告终。

而在华为对港湾的收购协议里,任正非要求李一男回华为工作2年,因此,李一男再度回到华为,继续出任首席科学家兼副总裁。但在华为的日子,李一男不再如鱼得水。重返华为那天,他的办公室外聚集了很多前来探看的员工,同事的议论和异样的眼光成了之后一年与之为伴的生活。顶受不住这种压力的他将办公室的玻璃换成不透明的。

这段经历也成了埋在李一男心中的一根刺,“他和华为这个圈子的人很少联系。”一位已经离职的华为人告诉记者。在很多华友会的人看来,他并不是一个太愿意和大家亲近的人。

忍受不住煎熬的李一男在两年之后,再一次决定离开华为,这一次他选择了逐渐裸露锋芒的百度,担任CTO一职。

与初入华为一样,在这里,李一男凭靠自身能力获得了李彦宏的赏识。而从与华为一役中,其也成熟不少。一位资深通信界媒体人士对记者讲了李一男在百度期间的一个故事以佐证其蜕变:“一次,百度内部出现了一个工作失误。全体员工收到了李一男的邮件,他将所有过错揽到了自己身上,措辞诚挚,给人印象深刻。”

2010年1月,李一男再次跳槽,到无线讯奇12580任CEO。外界将这次选择解读成李一男对于CEO头衔的迷恋,这时的李一男身上的棱角虽然已经被经历磨得稍微圆滑些,但骨子里,他还是当年那个渴望闯出一片天,在公司里能拥有主导权的少年。

然而,命运却将他再次困于笼中,由于无线讯奇长期受制于中移动,虽然名为CEO,李一男在其中能作为的地方并不多,一年半后,他再度离开。

就这样,李一男加入了金沙江,成为合伙人,专注互联网、通讯和软件行业的早期投资。虽然这时的李一男离华为神话已经有段时间,其所拥有的经验还是可以作为吸引好项目的资本。

之后就有了小牛电动的故事,除了资金,李一男还为小牛带来了供应链上的资源以及一个CEO——他自己,并在公开场合表示这将是“最后一次创业”。

但就在2015年11月,小牛电动召开的一场新品发布会上,“网传李一男被带走”的消息被坐实。从那时候这个公司的CEO位置就被“闲置”了。

“人(李一男)不在公司的这段时间,一直没有直接的参与运营公司的事情,职位这个问题暂时不清楚,但确实一直没有变更或者离职的操作。”小牛电动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小牛的运营仍然非常健康,并未受到影响。

上述人士表示,小牛今年国内的销量在20万以上,布局300家以上线下专营店,以及遍及130个城市。“出口欧洲3000多,目前德语区占市场份额70%。此外,小牛电动m1还获得了德国红点,美国idea等多重国际产品设计大奖。”上述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一切仿佛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而“身陷囹圄”的李一男现在已经无暇顾及这么多了。

扩展推荐